阳光地带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手机号快速注册登录

阳光地带 首页 同志小说 首发 查看内容

同爱:我的初恋

2016-1-23 12:25| 发布者: 阳光小编| 查看: 34246| 评论: 2|原作者: 唐旋|来自: 阳光地带

摘要: Chapter1 三年前的九月,偌大的校园又是一片喧嚣热闹,作为新生的清木解开肩上的背包,放下手中的行囊,新的生活从寝室铺展开来。 清木在高考上经历了滑铁卢,不知是哪股子冲劲儿让他在填报志愿时选择了语文教育专 ...

Chapter1

三年前的九月,偌大的校园又是一片喧嚣热闹,作为新生的清木解开肩上的背包,放下手中的行囊,新的生活从寝室铺展开来。

清木在高考上经历了滑铁卢,不知是哪股子冲劲儿让他在填报志愿时选择了语文教育专业。从他阳光自信的外表以及不拘一格的性情来讲,都不能和儒雅的中文沾到边儿。不过幸运的是,清木在新生报到时的侃侃而谈和那阳光自信的笑容给前来迎新的班主任留下好印象,这个笑容经常在他的照片中能见到,堪称不折不扣的招牌动作。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待军训结束后清木就顺利成章的被推举为中文0805的班长。

为了给新生的大学生活有更好的建议使他们快速融入,班主任寻找了一位学长为0805班做一场经验分享,以实力派在中文系着称的少煊理所当然的受邀为主讲。这位实力派,由于常年校园主持练就了脱口而出的表达能力,抑扬顿挫俱足。加之瘦高匀称的身材,不乏吸引诸多女孩子的目光。

不仅如此,听学姐们说他是个“万事通”、“老好人”,不仅啥都懂一点儿,而且从不拒绝的帮助人。在她们的描述里少煊充满了光环,堪称完美。然而令人不解的是这位完美的实力派一直单身,三年多以来没人见过他的女朋友,这让系里的女生更加垂涎三尺。

班主任请了这位“万能”学长来给新生们做经验分享,可见他重视这批学生到了何等的程度。

那晚,少煊吃过晚饭后如约的来到综合大楼的教室。他在心里盘算着该给这帮学弟学妹们分享点儿大学生存心得呢还是给他们“指点”下人生呢。少煊就是这样,心思比较细腻而且还是个完美主义者,面对这样上场面的事儿总是考虑周全。

走在樱花大道上前思后想,“与其搞个一言堂,还不如和大家互动下”少煊心里嘀咕着。不一会儿,他便来到了这间座无虚席的教室。看着学弟学妹们纷纷将好奇的眼神投在自己的身上,心里多少都有些紧张。

不过,少煊还是鼓足了劲儿,拿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态度颇有第七的走上讲台,然后自然的将双手撑在桌面的两角上。脸上挂着阳光的笑容,略显淡定的对大家说:“过来的路上我一直在心里犯嘀咕,这次分享我还真不知道讲什么内容比较具体。要不这样吧,我们今天转换下角色。大家给我提问,我来回答,我们来一个互动问答。”

听着他这么说,虽然新生们不知道这位名见经传的学长卖的什么药,但依然作出争先恐后提问的样子,准备从他的嘴里挖出些这所大学的新生攻略。毕竟眼前的环境对于他们每个人来说都是新鲜和陌生的。

大家都知道中文系的学生虽然文笔了得,但大多都是属于慢热型。分享会刚刚开始,大家还不好意思提问。十多分钟后,几轮互动提问下来,大家对少煊的戒备显然没那么强烈了,所以争先恐后的提问接踵而至,这使得少煊有点招架不住。

不知是不是心领神会,班主任恰到好处的指着手表当众给少煊做了一个手势,少煊看到后松了口气,在回答完小武的问题后便以任务在身为由匆匆离开了教室。后来才听班主任说起,那次的分享是少煊从牙缝里挤出来的1个小时,那晚在回答完问题后少煊便下楼搭上了去襄阳X学校参加实习的班车。

尽管分享的时间不长,但这次的演讲着实给清木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依稀感到面前的这位学长和自己在某些方面有些相似。但碍于陌生的缘故,清木当时没有主动和少煊交流太多。在以后的三个多月里,虽然在同一个系里,但他们也没有见过面。

直到元旦,少煊去参加几个朋友的聚会,在吃饭闲聊时被系里文艺部的张华问道:“你听说过我们系里来的那个阳光新生吗?这次的圣诞晚会就是他主持的。”由于那时的少煊忙于准备雅思考试,压根都没心思跑去围观那“万众瞩目”的狂欢会。

他低头一愣之后,淡淡地问道:“叫什么名字?”对方脱口而出:“清木”。

此刻,少煊低头皱了皱眉头,沉思片刻后才想起那晚在分享会现场上那个不喑世事的黄毛小子。

当初清木的黑框眼镜与类似新疆人Style的脸庞骤然浮现于少煊的脑海。

Chapter2

不知是地球自转速度加快还是学习任务太忙了,一晃便到了年底。空旷的校园在凛冽的寒风中显得格外凄清,操场上除了白雪看不到半点其他颜色,樱花大道上的一排排枯枝显得格外突兀。

此时的清木刚交了《中国文学史》的答卷,撑着雨伞,匆匆地走在樱花大道上,准备回寝室打点行李,计划着第二天坐汽车回老家过年。

正当清木走入樱花大道的拐角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如风一般贯进他的双耳,“清木,干嘛去啊?”少煊一边说着,一边带着微笑快步走过来。

待清木抬起雨伞才发现,那位传说中的“万事通”瞬间站在了他面前。此刻毫无心理准备的他,脸上立刻显出尴尬式的紧张:“噢~我刚考完最后一门科目,赶着回去收拾行李,明天早上坐车回老家夷城。”

那时少煊的心里只感到“砰”的一声,估摸着“看来世界真小······”。

“夷城我好像去过,你是哪块儿的啊!”少煊问道。

“那里的景点好多,你肯定是去旅游的吧!我家在西陵二路的白龙岗,你肯定不知道的。”清木略显兴奋的说道。

“这个我还真没听说过。你注意身体,天冷多穿些。我现在有个饭局赶着去,要不把你QQ号和手机给我吧,我回去加你。”少煊抬起眉头,小心翼翼的说道。

“好,没问题!”清木爽快的把号码报给了少煊,见他在手机上存下后便往寝室赶去。

在清木转身的一刹那,他离去的背影在少煊的眼中犹如寒风中的樱花树,只有几只树枝,没有花朵却显得坚硬有力。

尽管樱花并不属于那个季节。

Chapter3

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除夕之夜悄然来临。

“铛~”的一声,正坐在电脑前听着《寂寞季节》的清木注意到QQ邮箱提示收到了一封新邮。潜意识中感觉是来自少煊的信息,他立刻拿起鼠标快速点开网页弹出的提示框,看见红色的“贺卡”上用金色的字体写着:“清木,新年快乐!让我们把疲惫留在去年,将激情放到新年,继续努力,一定会有更高的飞跃。”。

页底落款是“来自同乡的问候”。

看到这儿,清木有点纳闷。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这一句简单的问候说出了他内心的苦楚。清木自从进入大学以来,既要忙于应付中外古今文学的考试,又要兼顾着班务管理和主持活动,可以说工作压力是以“平方”来计算的,加上个别同学有时在工作上的不理解给他的内心增加了不少负担。

他的性子就这样,不仅要强,而且在内心深处也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哪怕在生活相处时他装的比较随和。

正当他感慨着过去发生的种种,“轰”的一阵嘈杂声顿时钻进清木的耳朵。他一个箭步跑到窗台一看,似乎整个漆黑的夜空都被一团红色的火球照了个通亮,此刻时钟的指针正好指向12点整,新的一年终于到来。

此刻清木心中想起了少煊,早在几天前便同意了少煊的好友请求,但从来都没有收到过他的留言。 清木内心隐隐感到有一些心急,于是穿着拖鞋噌噌的跑到电脑前,点开与少煊的对话框在键盘上敲打着:“家里应该很忙吧?我家乡的烟火很漂亮,你那的如何?新年快乐噢!”。

后来,清木还觉得缺点什么,于是又急忙补充“对了,今天我收到了一个匿名的同城祝福,感觉暖暖的。呵呵,希望你也能收到这份幸福!” 。

大概过了二个多小时,少煊看见了清木的QQ留言,疲惫的趴在电脑桌上,左手抱着电热宝,右手在键盘上缓缓地敲着:“不好意思,刚才放烟火去了,祝你新年快乐!一声迟来的祝福。”。

而此时的清木,早就钻到被窝里进入梦乡了。

Chapter4

过年的喜庆依然在各大商场的门口装点着,只是经过节假日空闲的火车现在又开始忙碌起来。春季的开学就在一阵阵轰鸣声中如期到来,此刻的校园除了看到年前打出的新年祝福横幅,其余的就是女生节的宣传海报了。

来来往往的学生潮都沉浸在对女生节的期待中,早已不感冬天的寒气。按照这所学校的惯例,每逢三月,校团委都会举办像女生节这样的大型系列活动,作为系里优秀主持的清木自然被推选到团委,出任这次系列活动的男主持。所以,他不仅要写主持稿而且要进行一遍又一遍的预演和彩排,自然是忙的不可开交。

少煊也如年前一样准备着他的雅思考试,只不过考试已临近,他也想放松放松,于是独自一人走在熙熙攘攘的樱花大道上触摸着节日中的大学。

当他路过那两层楼的团委办公室时,看见清木正在与校学生会的干事核对稿子便兴奋的走上前去招呼:“嘿,好久不见,在家还开心吧?”。

清木看见少煊在问话便不自然的急忙回答:“还好,就是空闲了些。但你看,一回到学校就这么忙。后天在大礼堂有我主持的晚会,有空来看看?”。

少煊听后露出苦笑及无奈的表情,低声说:“我快考试了,晚会我就不去了,不过我在精神上支持你,加油!”。

见少煊不能去,清木的心里感到有点莫名的失望,但他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是简单的和少煊聊了几句之后就又投入到稿子的核对当中。

有时人就是这样奇怪,闲的时候感觉地球转动太慢,忙的时候又感觉时间不够用。没过多久,女生节的晚会如约而至。

这场晚会和清木预料的一样,礼堂内可谓是座无虚席。由于女生节是校内年度最大的活动之一,上到领导下到同学无一不重视这场晚会。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清木提前了半个小时来到现场在后台热身。在后台看着人头攒动的礼堂,清木的心里突然感觉到了一丝空前的无助与失落,面对这么多人也会有一些紧张。

后台忙碌的筹备和预演着晚会的各个环节,随着开场时间的临近,台下的观众也是越来越多。随着一曲轻快的芭蕾开场舞谢幕,清木和搭档大步登台,他依然带着招牌动作式的微笑,昂首挺胸的一步一步走到台中央。

这一次,清木穿的是全套白色燕尾服,在五彩灯光照射下显的格外鲜艳。他两脚微微分开,淡定的站立在舞台中央,用眼神微微环视着着台下的观众。由于舞台灯光强烈,其实他看不到台下任何一位观众,正因如此,内心的紧张感顿时消散。

当舞台渐渐暗下,聚光灯打在身上时,清木拿起话筒随口飙出一串精彩激情的致辞,女生节晚会就在这一串致辞中正式拉开了帷幕。要知道,为了这一串致辞,清木在台下背了不知多少遍。也为了确保在台上讲话不哽咽,他从晚会开始到开幕一直没有喝水。

一阵慷慨激昂后,他缓缓地走到后台,坐在主持人休息的凳子上松了一口气。就在他无意识的看了看放在桌上的背包时,他猛然发现黑色的背包上赫然放着一瓶脉动,上面贴着一张白色的纸条,上面写着“嗓子渴了,喝点水,来自同乡的慰问。”。

“又是同乡!”这时,当初那封匿名邮件犹如闪电一样划过清木的心扉。“难道又是那位!” ,清木的心里充满了疑惑。

正当他在心里满腹的追问时,耳边传来了几位搭档的议论声:“不知今年中文系怎么了,他们那块区域都是荧光棒,往年这帮书生可没这么大气·······”这句话使得本来就充满疑问的清木更加迷糊了。

不过,在晚会现场哪由得清木多想,轮番的登台串联就已经够他受得了,还得时不时应对突如其来的状况和临场随机的应变。

Chapter5

女生节后的师范大学又陷入往日的平静中,早上依然能听见图书馆前草地上的朗朗书声,情侣们依然在樱花大道上迈着属于两人世界的步子。学霸们如往常一样按时赶到教室期待着教授们做PPT的碎碎念,学渣们也维持着他们的翘课记录。在这个上万人的校园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位,也在不经意间描绘着自己的未来。

这天,少煊在上午收到了一封来自英国的快件。不用看,他似乎已经能猜测到里面的内容。

尽管如此,他还是用刀小心翼翼的解封。信封里面呈现的内容不多,就一张黄色的卡纸和一本印着外文的小册子。他慢慢的抽出,无疑意识到等待的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少煊以8分的雅思成绩与在本校优秀的GPA被英国剑桥大学录取,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他没有了当初准备考试时的振奋,反而感觉心里有块沉重的石头压着,甚至连呼吸都显得有些急促。

他拨通了清木的手机,也不知道为什么,接通后一直没有说话。其实他也许不知道说什么,在那一刻他希望时间永远停滞在那里。

“喂,少煊,怎么了,一直不说话?”清木见电话里没人响应,疑惑的问道。

“是我,想给你说件事,下午3点老地方见,好吗?”

凤凰超市门口位于学生宿舍的中心区域,是很多情侣们休闲一刻的首选场所。清木和少煊的约见十有八九都在这里,尽管他们不是情侣。

少煊在电话里也没说清楚具体干些什么,这让清木的心里很是不踏实。

眼看着下午见面的时间临近了,清木比约定的时间早了一会儿,他心里似乎预感到了有些不好事情的发生。

少煊从清木背后走过来,趁清木不注意拍了一下右肩,而后递上一瓶脉动,急促地说:“解解渴,这东西还能补充能量。”。清木看着脉动愣了几秒然后接了过去,他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饮料,并不感到完全陌生。

两人走到超市旁边的草地上,找了一块树荫坐了下来。还没来得及寒暄,少煊便不假思索的说:“如果有一天我去了很远的地方,你怎么看?”

清木听后显得有些惊恐,他没有想到别人眼中几乎完美的人会问自己这个问题,更不知道少煊会去哪里。“不会生病了吧,你没事吧?”此时,清木以为眼中的这位患了重病,对于这个“远方”显然有些不解。

少煊听后笑了笑,把那张黄色的纸递给了清木并补充道:“我在6月份会去英国。”

以前清木从来没有听少煊提过这个计划,更不知道他一直准备的雅思考试,听到这个消息后显然有些不知所措。虽然平时他们的生活没有出现太多的交集,然而听说了这个消息也会显得莫名的惆怅。

“这个结果不错啊,不是有句话是这样说的么,你在做着你喜欢的事,你也会成为你想成为的人,前途似海。”清木依然露出他阳光的笑容,但对于少煊来说,在这个阳光里多了一些多云。

少煊不知道怎么回复清木,只是感到心里有点气愤,有点无奈。此刻,两人坐在空旷的草地上久久没有说话。

树荫下依然凉爽,不时阵阵凉风吹过,掠过两人的额头和肩膀,在那一刻,世界的时间仿佛真的在那刻停滞;恍若一场梦境,两人在里面久久没有醒来。

醒来后,才知道梦境中的时间也会停滞,而现实中的时钟依然不停前移。时针似乎在做着循环的原地踏步,然而这是静止里的生命流逝。

那天,清木早早地等候在了机场,他们家乡的机场。上次的树荫下,清木已经认识了这位同乡,显然这是巧合中的缘分。少煊也拖着行李箱在这个点儿来到出发大厅,他即将拖着自己从这里飞往另一个国度。

两人依然显得熟悉,然而透着某种陌生。学长学弟没有变,变得也许是他们眼中的学弟学长。他们站在空旷的大厅里说不出一句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对方,也许准备了一大堆话,但在碰面时却倒不出来。

少煊单手扶着黑色的行李杆,伫立在机场的海关大门前,终于声音低沉着对面前的清木说:“不知为什么,和你在一起感觉很好。我想继续,也许现在没这个时间了。”这声音犹如浑厚的钟声,缓慢、沉重而不失韵味。

随后,少煊将一本黑色的日记本塞到清木的手里,便头也不回的过了海关,踏出国门。

还没回过神来的清木捧着黑色的笔记本,嘴里蹦不出一个字,看着少煊渐行渐远的背影,泪水渐渐模糊了眼前的视线。

唯有手中的那笔记本,还能使他感到些许温暖。也许这就是他准备的话,没有说出口却写进了眼里,而少煊则写进了日记本。清木缓缓地走到候机大厅,坐在冰冷的座位上打开笔记本,只见里面黑色的签字笔迹:

2008/9/7     我看见了他,感觉他清新淡雅而又不失阳光大方,是我从未遇到过的。

2009/1/5     饭桌上听同学提起了他在学校的经历,猛然发现他与我很像。

2009/1/20    我在雨中再次见到了他,依然显得那样的坚定。这次,我勇敢的找他要了QQ号,希望能走入他的生活。他还告诉我第二天回家,料想行李应该特别多,所以特地讨好他的班主任助理,我的哥们李勇去帮他拎拎包,而我在后面默默地看着渐行渐远的他。

2009/2/6     想在今天给他一个惊喜,但在他的博客里没有找到他家的详细地址。于是只能到他以前提到的“白龙岗”附近的高处放烟火,在早早地给他发了封匿名祝福后便悄悄出发了。我知道我放出的那片红色一定能照亮他窗前的夜空。

2009/4/3     我很荣幸的受他邀请去看女生节的晚会,心里暖暖的。我当即决定去批发市场给系里的学生会买几箱荧光棒以便让他们发到每个班级的同学手里,哪怕中文系从未有过这样的啦啦队。

······

作者信息:
 
唐旋,豆瓣阅读认证作者,全景网络/中国图库网签约摄影师,携程网专栏旅行家。混迹广州,自主创业兼网络作者,代表作《工作太苦逼,去旅行吧》。有点儿中文,有点儿傻傻地文艺范儿。
上一篇:原创:天堂鸟下一篇:纯一男孩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zhylzh 2016-9-8 20:51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爱
引用 wuy61 2016-7-13 10:30
接下来的福利:逆光源,已上映 不谢 要资源的私信

查看全部评论(2)


媒体聚焦 | 阳光招聘 | 联系我们 | 取回用户名/密码 | 删贴服务
沪ICP备17010774号 |
© 1998-2018 阳光地带 boy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